最新地址 http://456ci.com/ | 请使用 Ctrl+D 快速收藏本站! | 获取地址邮箱:[email protected]

您的位置: 首页  »  情感小说  »  丝袜淫女 [5/7]

丝袜淫女 [5/7]


丝袜淫女5 – 引人犯罪的丝袜少女(作者︰Alpha Wing)

「嗯……美莎同学的裙子这么短,总是让教授无心上课呢……来,让教授摸摸妳的丝袜美腿。」雅人从后一边抓着我的乳房,一边抚摸我的大腿内侧。

「不…不要揉…嗯……不可…啊…教……教授真好色……」自从上星期我们扮演援交男女后,雅人似乎爱上了这种演戏式做爱方式。他的口虽然说是为了培养我的演技,但我说他根本就是想我满足他角色扮演的性癖。但我发觉雅人在演戏时特别厉害,很容易就会被他搞得高潮过不停,所以我也就很听话的配合着他,而事实上,我演戏时也没有以前般害羞了。今天他又提议扮成教授,我扮成学生,应该说是扮成一个坏学生,靠勾引教授来换取成绩。

「还说不要,美莎的乳头都这么硬了。」雅人把我的上衣和乳罩拉起,并且开始挑拨我的乳头。

「呀……不行…不要弄人家的……的乳头…嗯~~」我只能怪自己的乳头敏感,被雅人玩弄时,便完全受不住呻吟出来。

「嘿嘿……一弄美莎同学的乳头妳就没力气了吧……如果再弄弄小穴口的话……」雅人似乎把肉棒钻进我两腿之间,隔着丝袜内裤磨擦着私处。

「教…教授……嗯…别…别再弄了啊~~美莎……不行了…嗯~碰……碰到阴蒂了…啊喔……」我的呼吸声越来越大了。

「美莎的阴道和乳头都被逗弄……很舒服吧…?」雅人伸手进去内裤中捏住我的阴蒂,然后再插入阴道其中。我也很主动地用纤纤的手指在他的马眼上打圈,我感到他的阳具在我阴道口一下一下的跳动,我知道,我们俩的情慾都上昇得差不多了。雅人把我的肉色丝袜和内裤拉下来,準备放入他的性器。

「不……要…在课室会被人看见的……」我配合着他的行动说话。但事实上,我们的确在课室里,只是深夜了,没有人会进来。

「美莎都这么多水了,停下来的话,小穴会很难过!来,我们实习一下Reproduction的课吧。请美莎回答一下Reproduction的过程吧。」男友继续剧情,不理会我的劝告,把阳具插入来了。

「嗯嗯…就是……那个……把那根粗粗的……插进阴道里。」我羞耻地回答。

「还有一点……是甚么?」

「要在阴道中抽插……然后……在子宫里……射精」雅人很满意我的回答,他準备以抽插来奖赏我,就在此时,我的手提电话响了,是奈奈打来的。虽然不太想接,但这么晚,不知会不会是紧要事,所以还是把电话拿到耳边了,只是身体还是跟雅人接合中。

「喂~奈奈,找我有甚么事。」

「太好了,美莎,妳还未睡。」

「啊……还……还没去睡……我仍在大学……“温习”。」雅人竟然不顾我,捉住我的屁股,让肉棒在我体内动起来,我一不留神,竟然叫出声了。

「美莎~怎么了,妳在喘气。」

「嗯……没…没甚么,对了,你找我有甚么事……」雅人抓着我的奶子,加快抽插的速度。我只能闭着口忍受,那种身体性奋却不能尽情叫的感觉,让人的性慾不断地积聚。

「我正在和戏剧部的同学唱卡拉OK,想找妳一起来~」

「啊……呀…我现在…不…方便……嗄嗄(别插得这么大力)」浩树见我一边听电话一边跟他做爱,反而更兴奋的抽插,还在我耳边说轻轻的呻吟,当然奈奈是察觉不了,但连我也觉得这样做爱很刺激。

「美莎,妳没事吧,是不是作病了?」

「不……我……嗯…没有……嗯……嗄…呀……」我其中一只手顶着黑板,另一只手握着电话,雅人则抱紧我翘起的屁股,在后面奋力抽插。在这种情慾推动下,我又怎可能分手听电话。

「都喘成这样子了,我还是回学校看看,妳千万不要行开。」奈奈还没等我说完,便把电话挂了。我们继续专心做爱,很快就把奈奈的事都忘了。

  话说奈奈挂了电话后,为了尽快回到校舍,便决定抄捷径。这徢径其实是一个建筑地盘,地盘上除了一个由货柜箱改成的办公室外,便只有一些建材和沙石。现在已经是晚上十时左右了,货柜箱仍然透出白光,似乎仍然有人在工作。

办公室中有两个人,胖的是经理,而矮的则是判头。这两人都是酒肉朋友,平时经常一齐花天酒地。今天留在办公室里,当然并不是为了工作,而是在这里等候他们的电召女郎前来为他们服务,工作不过是他们向妻子撒的藉口而已。

「该死的婆娘,都已经甚么时间了……」经理似乎对迟到的电召女郎十分不满。

「老闆别劳气,听说这妞子很受欢迎,所以才会迟一点。我这就打电话去催。」

「哼~看我一会把她干到死去活来。」经理不停催促判头打电话,正在此时,他们俩听见办公室外传来响亮的高跟鞋声音。判头立刻打开门看看,见到工地上有一个穿着紫色连身短裙、红色丝袜裤和白色高跟鞋的美女。判头立刻挥手示意她过来,可是这人并不是他们所等待的妓女,而是奈奈。

「请问有甚么事?」奈奈看见有人招手,虽然不明所以,但还是走近去。

「来得太迟了,我的下半身快忍不住了。」奈奈被判头拉进办公室,眼前便是一个充满色邪眼神的老闆。

「你们到底是做甚么……啊?!」奈奈还一头雾水时,判头便突然从后抓紧她的双手。

「交易时说好了,我们要玩强姦游戏的,麻烦小姐妳配合一下我们老闆吧。」判头从后说。

「不……不要……是不是有甚么误会?!不要强姦我!!」奈奈不停挣扎,但一位少女的力量又怎敌得过一个中年的地盘判头。

「好逼真的演技,害我都忍不住要辣手摧花了,嘿嘿……」经理当然不听劝告,强行让舌尖伸入了奈奈的口中。奈奈被人夺去初吻就算了,但对像竟然是一个又肥又丑陋的中年男人。她忍住泪水,嫩舌羞涩的迴避着老闆舌尖的挑逗,老闆也不心急,一边啜饮着她口中的香津,一边把放的手移到她的丰腴微翘的美臀,用力将她下体压向自己,让火热的阳具即使隔着西裤也能与她的小腹磨擦。

「嗯嗯……嗯……啜……嗯……」两人的口中传出嘴唇吸吮的声音,老闆越吻越兴奋,奈奈倒是憎恶到极处,但舌头已堵住了她的柔唇,两手又被抓实,根本无从挣扎和抗议。老闆的手又乘机握住了她的乳房,指尖揉动着她微微发硬的乳头。

「竟然不戴乳罩,还真是淫蕩的妓女,但想不到乳房这样有弹性。」老闆一握之下,实在忍不住离开她的香舌讚赏她的美乳,并且扯下奈奈的上衣和乳贴。

「不……不是的……求求你,放过我!!啊啊!!」奈奈穿的是吊带裙,为了美观,便没有穿胸围,只贴上乳贴,怎知今天不知发生甚么事的情况下,便被人佔了个大便宜。老闆用他的大手捏住奈奈的乳房,又拉起乳头,用力将两个乳头靠在一起,再张开大口,将两个乳房都含在嘴里。奈奈的敏感的乳头还是第一次被男人的舌头袭击,在这样的刺激下,她不由自主的将整个身体向后仰。

「啊呀……不要吸得这样大力……呜……啊!!这是甚么?!不要……」奈奈突然感觉到屁股上有一根又长又热的棒子顶着,回头一望之下,原来判头已经脱下了裤了,从内裤中陶出了一根男性性器,并在奈奈的丝袜上磨擦。

「小姑娘,妳的丝袜质地真好,磨得我很爽……」判头仍然抓着她的手不放,但是却能扭动着下身磨擦着她的丝袜。

「好髒……求求你,不要再擦了……」奈奈心痛着自己最喜欢的名牌红色丝袜,正被判头的精水染污,而且竟然是一根外表狰狞的阳具。但她没有太多空闲去理会自己的丝袜了,老闆不知何时拿来了一颗药丸,强行塞进了奈奈的口里,并且要她吞下。

「小美人,妳有福了,这是从黑市买回来的媚药,要十万元才买到一颗,这是让圣女也变成癡女的药。」

「不……不要……你们这样做是犯法的………」奈奈运用最后的力,挣扎开判头,立即冲到办公室外面,可是身体却渐渐乏力,最后便跌倒在地上。

「身体……怎么回事……好热……嗄嗄……」

「小美人,看妳往哪里逃?」后上而来的判头又再将她抓住,不同的是,今次是从后抓着她的乳房。老闆示意判头继续宠幸她的乳房,判头刚刚看老闆看弄奈奈的乳房,早就想参一把,现在当然十分乐意照做,他甚至从后用阳具玩弄奈奈被丝袜包着的屁股。药很快便产生效力,奈奈的挣扎渐渐减少,并且全身感到一阵阵酥软,身体準备迎接高潮。

「啊呀…不要……胸部……怎么了…嗯……好敏感……啊啊啊啊……啊啊!!!!」奈奈双脚一软,接着下身喷出大量淫液染湿了红色的丝袜。

「噢……老闆的药真厉害,只是揉抚乳房就已经让她高潮了。」

「这还用说,这种药是军队用来拷问时用的,很难才弄到手,吃下的女性身体的比平时敏感十倍,而且还会分泌大量荷尔蒙,今晚她没男人一定活不成了。若不是见这妓女这么酥,才不会用上,今晚要好好玩过够。」判头很通情达理的让开,由老闆把奈奈推倒,且隔着她的丝袜爱抚阴部。

「嗯……不要……啊……好舒服……喔喔」由于药力的影响,奈奈的身体正传来无与伦比的快感,老闆每碰一下阴蒂,就像被电流过全身一样,加上两条丝袜美腿左右摇晃,相当诱人。纵使理性仍然想守护贞操,但生理的反应,却是催促她要跟眼前的男人性交。   办公室的电话突然响起,判头无奈地暂时离开眼前的光景,而老闆却逐步玷污奈奈的身心,他已经把阳具从裤中陶出来,挥动阳具拍打奈奈的下体,另一边,又贪婪地来回扫抚奈奈的玉腿。

「我上过这样多女人,妳是最美的一个,今晚一定要好好的对待妳。」说完,把奈奈的脚趾含得津津有味,明明是穿了一整天丝袜和高跟鞋的脚掌,却是传来了令人想人非非的香气。

「嗄嗄……啊…不……嗯啊……啊……」奈奈因为淫药的缘故,就连被老闆抚摸大腿和吸吮脚板都感到莫名的兴奋,何况一根肥大的阳具正压在她的阴户上。她的身体已经被快感侵蚀得一乾二凈,心中已无法扺抗的生理的反应,只有顺着快感呻吟。老闆见状,便撕破她的红色丝袜。原本他的身体已经亢奋得不可收拾,现在奈奈的下体飘出女性特有的荷尔蒙,让老闆急得更是无法忍耐。

「老闆!!不好了……」判头从办公室气急败坏的走出来。

「真扫兴,有甚么事等我插进去再说。」蓄势待发的老闆被判头喝住,感到很没趣,但他仍然拨开奈奈的内裤,打算插入去。

「糟了……这个女孩原来不是电召来的妓女,那个女的刚才打电话来,说不能来了。」

「那这个女孩是谁?」老闆的心也慌了,刚才原来不是在玩耍,而是真的在强姦了。

「我记起来,这个女的好像是东大的校花。」两人互望一眼,又再望着躺在地下的奈奈,怪不得这样漂亮的女孩会沦落到做妓女,原来是误会了。但是两人看着奈奈的脸蛋泛着红霏,一边喘气一边呻吟,敏感的乳头因刚才的刺激变硬,从这校花身上散发出淫慾的气息,使两人的阳具并没有因为惊慌而变软。

「嗯……求求你……啊呀…我……嗯……不住了…啊……」在两人都变得寂静的同时,奈奈竟然发出娇媚的呼唤。在老闆停止爱抚的这几十秒其间,奈奈的身体经已忍受不住寂寥,女体的本能竟然在呼唤眼前的男性。

「老闆,是她自己在要求。不干白不干,操校花的机会难得啊!」

「对,你看她穿成得这么淫乱,也不会是甚么正经女人。」老闆摘下了奈奈的繫带内裤,稍微碰一下她突起的阴核,便使她整个人都抖震起来。老闆终于下定决心,把阳具插进奈奈的阴道内。

「啊呀呀呀呀呀!!……好粗……呜……啊呀……」奈奈的阴道因媚药的缘故,敏感得整个龟头的形状也感觉得到。老闆的阳具只钻进小部份,便感觉到有阻碍,他一开始只怀疑是奈奈因为紧张而收紧阴道,但再用力一插时,才发现自己穿破了她的处女膜。

「噢……想不到这妞子这么淫蕩,原来是个处女,今天真的赚到了。」老闆兴奋得用力抽插奈奈紧密的阴道。

「啊哈…好舒服……啊……嗯……」大量的快感竟然完全盖过了破处的痛楚,让奈奈没空去难过自己的处女丧失在一个其貌不扬的胖男人手上,反而顺着插抽的节奏在浪叫。

「糟……糟了……这女的…啊……太舒服了,我要把精液……嗄……灌进去……啊呀!!」老闆抽插了没多少下,便感到浓烈的射精反应。

「啊嗄……嗯…里面…好热……啊…又要……嗯嗯…去了……丫呀呀呀呀呀呀呀!!!」奈奈的淫水和老闆的精液同时喷出,两股暖流在窄小的阴道内相遇,为他们带来前所未有的快感。

「嗄嗄……好舒服……嗄……奈奈……还要……啊……」奈奈的阴道因为老闆拔出后的空虚而变得好难过,竟主动要求要再被充满。在旁观看的判头当然更是兴奋,因为当老闆把阳具拔出来的时候,自己终于能一嚐香泽。判头把奈奈转过来,使她的姿势像只母狗般,然后强行挺起她的屁股,从后放入自己的性器。

「……啊呀……噢……里面果然很舒服」判头之前看老闆插进后不久便射出来,本来心中暗笑他早洩,但现在自己跟奈奈交合时,却又多少有点明白老闆了。

「啊啊……啊呀……插…插到底了……嗯…………呜……啊……」判头的阴茎不像老闆般肥大,却是比较长身,故此奈奈每一下被抽插时,子宫口都承受着龟头的撞击。奈奈高潮后不久便被另一根阳具所填满,极度敏感的身体如何能抵受性器的蠕动,这种快感是她人生所未承受过的。被强姦的意识已经忘记了,她被药力所影响,现在已经成为一个极度肌渴的癡女,纵使现在被两个猥亵的男人所侵犯,口中仍是不顾羞耻的浪叫。

  突然眼前出现一根又黑又肥大的阳具,原来是老闆示意她口交。已经被抽插得情迷意乱的奈奈没有多想,便把这根丑陋的性器放进口中吸吮。

「肉棒……嗯……好好吃……嗯嗯……啜…嗯…啜啜……」奈奈的身体大概是因为在发情中,就连散发着精液和男性荷尔蒙气味的阳具也感觉成极香的珍宝。现在的她,对性的渴慕已远超过处女应有的羞愧心,又或者是,她作为女性、体内淫蕩的本质全部被激发出来了。

「舌头……呜…好会转……妳真的是处女吗?」老闆的阳具射精后本来有点发软,但被奈奈稍为舔了数下之后,又再变得强硬,把奈奈的小嘴塞得满满的,但奈奈仍然坚持不吐出阴茎。虽然是第一次,但奈奈从色情电影中看过女优替男优口交,所以也略懂一点窍门。但恐怕连她也没想过,自己真的像女优一样,背后被人狂插,前面则把染满男人和自己体液的阳具吃得津津有味,幸好对奈奈来说,这样的快感稍为满足了她的身体,于是自然地摆动身体,迎合两个强姦犯的抽插。在抽插的判头见奈奈这么淫蕩,便更落力的抽插,发出啪啪的声响。

「哦噢……我忍不住了……啊…啊呀……射了……」奈奈的体内这就被判头的精液灌满。由于刚刚才被老闆内射过一次,大量的精液被逼从奈奈的子宫中济涌而出,沿着丝袜流到大腿上。判头射了一半,把阴茎拔出来,把余下的精液射在奈奈的娇躯上,让她被腥臭的精液覆盖了。

「太漂亮了,粉嫩的阴道灌满了精液…」判头把手指伸进奈奈的阴道,把精液挖出来,份量比他想像的要多了。判头的指头越动越快,奈奈的身体开始不规则的扭动。

「丫……里面…嗯…好舒服……再……再快一点……噢…啊啊!」奈奈全身被快感流满,完全不像刚刚丧失处女般的少女,反而真的像妓女般要求男人。老闆有点不满意奈奈吐出自己的阳具,又再强行抓实奈奈的头,塞入自己的肉棒。判头掌握了奈奈G点的位置,稍为施压,竟然喷出一股潮水出来,连同精液,全喷到判头身上。

「好淫蕩的妞子,竟然还会潮吹……」判头只好抓起奈奈的丝袜美腿,用她的丝袜清洁自己身体。高潮的奈奈,身体在抖动,口中只能发出「嗯嗯」的叫声。反而老闆被她这样的刺激下,忍不住再射出了阳精。

「噢…啊呀……妳这个淫蕩的女大学生……害我把精液射出来了。」老闆不把肉棒抽出奈奈的嘴巴,要她强行把所有精液吃下。精液一直从龟头射进她的喉咙里,这变成了奈奈第一次吃的精液。

「嗯咕……射……射在嘴里…咕哝…了…嗄嗄……」奈奈边吞口水边说。

「小美人,还想继续要大肉棒吗?」

「嗄……要……奈奈…想要大肉棒……」奈奈的身体长期处于敏感状态,又被两人搞到多次高潮,累得躺在地上休息,但身体对性的渴望却丝毫不减。老闆和判头都射过了,对奈奈这要求其实也有点为难。这时,刚好有一个少年经过工地附近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