最新地址 http://456ci.com/ | 请使用 Ctrl+D 快速收藏本站! | 获取地址邮箱:[email protected]

您的位置: 首页  »  情感小说  »  百货小老闆的日子 [1/6]

百货小老闆的日子 [1/6]


  我是个像棋高手,六岁的时候就自己抱着棋盘坐在胡同口和一大群老头杀得天昏地暗,等我上小学的时候我的棋友已经死了十几个了,我想没有我的话,大概每个人还能幸福的再多活几年。

  下棋的时候一步走错满盘皆输的情况时有发生,大不了放下面子悔一步,可是人生呢?我甚至怀疑当我走上人生这个棋盘之前,结局都已经注定了,我走了一步不能悔的棋,葬送了所谓的前程,饶是我聪明绝顶,依然无可奈何,我只有低下我的头颅,投子认负。

  认命,大概就是一个挣扎,失败,再挣扎,再失败,开始灰心,脚踏实地这样一个过程。这个过程从我被大学开除的那一天起,到我开这家山麓百货商店结束。或许混在芸芸众生里就是我的命,或许我当初所有的梦想,不过是因年轻而分泌了过多的激素产生的错觉,男孩子到了这个年纪总要自己想办法养活自己!

  在开始的一年里,我每天都活在沮丧和不安之中,我不知道这样的生活有什么意义,随着钱赚得一天比一天多一点,进的货也是一天比一天多,我也就没有心思再沮丧。每天被这些琐碎的事缠绕着,计算着什么好卖什么利大谁赊了帐谁比较大方,人的锐气就这样一天一天的消散,直到安于现状心安理得的过日子。

  某一天夜里醒来,我知道,我的才华大概彻底被埋葬了,而我的人生旅程还很长很长,比较实际点的做法就是把生意做好,多赚一点钱,走上和父母一样为下一代而活的轮回。我下床,开了一瓶啤酒一饮而尽,然后痛哭了一场,这场亏欠了自己很多年的眼泪,终于在某年某月的某一个睡不着的夜晚迸发。第二天早上起来,我成了一个真正意义的小老板,这种感觉…………不说了。

  “我从来没看到过你这么懒的人,做生意要勤快啊。”一个谢顶的中年人一边说一边用他的啤酒肚把商店的门顶开,他是我这家百货店出勤率最高的顾客,真想打一个白金顾客的牌子送给他。

  “老淫棍,你是从大的那来还是从小的那来?”我也笑着问他,我常常怀疑说出这样的话的人到底是不是我?这大概就是我以前最不屑的市井气,今天在我身上大概也不会少。

  老张眯着那双原就难看的眼睛,再加上时常流露的龌龊眼神,绝对配得上老淫棍这个实打实的外号,他一咧嘴,说:“你呀你呀,我说你嫂子怎么老审我,敢情有人在这里打小报告。”

  “天,兄弟我是那种人嘛,上次你带那个骚货过来买东西,至今还没有第三个人知道,你这么说,小心我一寒心,写个告示贴门口。”

  “喔?嘿嘿嘿嘿…………这个嘛,老弟,你别说,那骚货,真鸡巴骚……”他嘴一咧,就要开始讲述那些我分不清真假的风流韵事。

  我实在是懒得再听了,赶紧说:“行了行了。”给他扔了一包红云。他刚要掏钱,我制止了,说:“下次还有骚货别忘了给小弟介绍下,这个孝敬你了。”他又露出龌龊的笑容,不过这次的笑容除了淫蕩外还有一点赞赏,用手一边指我一边往外走,意气风发的上班去了。

  我冷笑了一声,不知道是笑他还是笑自己,开始收拾屋子,做吃的,摆货上架……这些,我已经习惯,这个世界上大概根本就没有不能习惯的事,只要你被逼到那个地步。

  第二个来的是上高中的赵梦,她每次上学都要来这里买一大堆零食,这个小家伙长得可爱,嘴也甜,总是哥哥长哥哥短的。我还记得她头一次来的时候看了我很久,然后对我说以后不到其他商店买东西了,因为我看起来又年轻又顺眼,我听了还真高兴了几天,觉得小女孩说的都是真心话,后来发现她每次多少都要占我点小便宜才知道中了糖衣炮弹。

  我也懒得计较,本来我就不是一个爱计较的人,而且她还是个漂亮又会说话的小姑娘,这样的角色就是天生占便宜的料,可以通吃各个年龄段的男人,我当然也没什么办法。

  她一蹦三跳的走进来,看我正在洒水,小鼻子一皱,说:“李哥,挺勤劳的嘛。”

  我像狼外婆看小羊的模样扫了她一眼,说:“我不干怎么办呢?”

  她笑着说:“你是不是很小气?”

  我怒道:“我小不小气你还不清楚,找打啊?”

  她嘿嘿一笑,和老淫棍不一样的是她笑起来像个狡猾的小兔子,说:“既然这样,你就雇两个美女,一个收钱一个卖东西,这样你就是大老爷了,哈哈!”

  听了她的话,我愣了几秒种,对啊,这个我怎么一直没想到呢,这个小家伙还真是个鬼精灵。

  她挑完了东西准备给钱,我又制止了,我说:“今天心情好,不收钱了。”

  她眼睛笑得眯成了一条缝,“哥哥真好啊,够义气。”然后缩着脖子一溜烟似的走了,好像生怕我改主意一样。她走了好半天,我还在想她的话,最后得出的结论是:这个主意,正点!!!!

  赵梦走后,我就开始琢磨怎么写这个告示,该给多少工资?找两个什么样的女子?她们来了后住在哪里?都要负责哪些事?

  说实话,光是这个想法已经让我激动不已,我已经寂寞太久了,似乎都要忘记上一次和女人比较有感觉的聊天是何年何日了。来来往往的人就像一个又一个黑点在我眼前晃来晃去,有好几次找错钱都被熟悉的顾客提醒了,我想大概没提醒的人不会比提醒的少吧,我苦笑了一下,无所谓了。

  好不容易挺到晚上,我早早的关了门,草草的吃了点饭,拒绝了杨大娘、吴大婶、于大姐等若干个麻将局的邀请,拒绝了老张为首的一批酒友的酒局。拒绝了高小宁(前面卖化妆品的,超级丰满,不过我没兴趣)几乎可以过一个浪漫的晚上的暗示。

  我就是这样一个人,一旦专注于一样事情,其他的事我都会忽略掉,这样就造成我擅长的东西就越擅长,不擅长的东西就非常无知,大概,骨子里的我,是个极端人物。

  告示是这样的写的:

  因本店扩展业务需要,特招收女银员一名,女招待一名,年龄25岁以下。

  要求:相貌端正,人品诚实,工资月薪五百元,管吃住。

  说明:表现优秀有奖励,给予更多的管理权。

  另找一位打扫卫生的大娘,每天打扫两次,每月一百五十块,不限时间,有空就来即可。

  我看了几遍,觉得自己文笔还不错,能听见自己的小心肝扑通扑通的跳。我喝了一瓶啤酒,把它贴在门口,下面要做的就是等待。我真的好迫切,每天就算有一个女人和我说说话,对我来说都是久旱逢甘雨的感觉。

  这人会是谁呢?我想到了许许多多的人,勾勒了许多许多的轮廓,见过的,没见过的,生活里的,电视里的,网络上的,所有可能出现的类型在我的脑海里一个一个闪现,闹得我那天晚上几乎没怎么睡过觉。

  第二天七点一刻我就开了门,八点半老淫棍来的时候,还问我怎么起来得这么早,我说:“我改过自新了,做生意的人哪个不是六点起、晚十点关的。”

  他笑得依然龌龊,说道:“怎么突然想起招人来了,你打的什么主意?”

  我没好气的回答他:“老子从今天起就是大爷了。”说完我们两个对着笑了半天,他给了钱拿了烟就用啤酒肚把门顶开上班去了。

  赵梦骑着自行车哼着小曲过来了,看到门口的告示,进门就自豪的说:“李哥,你还真是从善如流啊,哈哈!”

  我肯定了她的话,赞许的说:“你这个小鬼头,偶尔也能说两句有用的。对了,别人家的孩子上高中都是六点就走,你怎么八点多才走啊?”

  她回答我说,她的高中是私立的,早上上学晚,晚上放学也晚,因为老师都是高薪聘请的,所以架子比较大,早上要睡懒觉的。我也不知道她说的是实话还是调侃,她说的唯一有用的话大概就是昨天对我的提醒,她长这么大大概就是昨天那句话才显得有点价值。

  她走了以后,来了第一个应征的人,长相平平还吐字不清,我心想:连话都说不利索,还指望你什么呢?说了几句就婉转的打发了。

  来第二个人是在前面药店刘哥走了以后,小姑娘看起来不大,长得还成,就是有点胖,牛仔裤箍在腿上看起来没有一点空隙,说起话来一个劲的卖弄风骚,还暗示我还可以干点别的,白天晚上都听我的。

  我看着她两条大胖腿,心想:这骚货比高大姐(卖化妆品的高小宁)还骚,就是这堆肉实在让我没胃口,说实话,别说不要我给钱,就是她给我钱,我也会毫不犹豫的说no。我虽说不是多玉树临风,如果不以演艺界的男星做参照物,我也算是一个美男子,出去卖价钱也不会差,还想给我来美人计,我操!赶紧给我get out!